1. 首页
  2. 旅游

原创 王之涣在盛唐时期的名气很大,那么有多大呢?

(一)旗亭画壁

在盛唐时期,王之涣的名气很大。有多大?

唐玄宗开元年间,冬日一天,长安城雪花飘飘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。三位大诗人王昌龄、高适和王之涣就不约而同的约上了。他们来到一处酒楼喝酒涮肉。

这下雪天啊还真是喝酒的好日子。可泛舟江上,如明人张岱“余强饮三大白而别”。可觅一酒楼,痛饮狂歌,如晚唐罗隐“今朝有酒今朝醉”。

唐玄宗时期正是梨园盛世,当时的酒楼里,但凡叫上名号的,自然有梨园班子驻场。他们进来时刚好赶上歌女唱到高潮,台上来了四位年轻漂亮的姑娘正要开始选唱当时著名诗人的诗歌。

哎,这个有意思,对口味。借助酒兴,高适说道:“我们三个在诗坛上也算小有名气(谦虚了),平时从来没有分出高低来。今天我们打个赌,看这四个姑娘唱谁的诗多,就算谁赢”。文无第一,一时技痒,当然也不会有人反对。

第一个姑娘出场,唱道:“寒雨连江夜入吴,平明送客楚山孤。洛阳亲友如相问,一片冰心在玉壶”。王昌龄一听是他的诗,甚是得意,不禁自饮一杯。

第二个姑娘出场,接着唱道:“开箧泪沾臆,见君前日书。夜台何寂寞,犹是子云居。”这下轮到高适开怀畅饮了。

第三个姑娘出场,继续唱道:“奉帚平明金殿开,且将团扇共徘徊。玉颜不及寒鸦色。犹带昭阳日影来。”王昌龄十分得意地说道:“又是我的。”

王之涣这下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了,嚷嚷道:“这三个姑娘长相不敢恭维,她们的眼光更是不敢恭维!”

“你这不是耍赖吗?”王昌龄嘿嘿乐道。

“耍赖?”王之涣连忙摇头,随手一指,道“你们看,他们之中是不是那个红衣姑娘最漂亮?这叫压轴!我给你们说如果她再不唱我的诗,我这一辈子就不再写诗了!”

“王兄,何必呢?来来,咱们喝酒!”高适忙打圆场道。

说话间,红衣姑娘出场了,幽幽唱道:“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,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”。

这正是王之涣的《凉州词》。王之涣这下总算找回来颜面,不禁哈哈大笑,三人也酒杯高举,一醉方休。

这就是流传甚久的“旗亭画壁”的故事。史书尤其是野史记载的,有关文人雅士的风流段子,十有八九都是捕风捉影或牵强附会甚至完全杜撰。诸如旗亭画壁这样的故事,也很可能是来源于此。但也充分说明了当时王之涣诗名之盛。

比较遗憾的是王之涣留个后人的资料还是太少了,甚至于他的诗在《全唐诗》中也仅保留6首。我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,或许有一天在敦煌的某个角落里,在地下的某个密室内,他的诗集能重见天日。届时这位“豪放不羁,常击剑悲歌”,“慷慨有大略,倜傥有异才”,身上有着太白风采的大诗人必将身披五彩祥云,重现光芒。

(二)老夫少妻:王之涣的爱情故事

北宋时著名词人张先八十岁时纳了个十八岁的小妾,虽然是一时佳话,但亦不免为世人打趣,大词人苏轼就曾写诗道:“十八新娘八十郎,苍苍白发对红妆。鸳鸯被里成双夜,一树梨花压海棠”,其中或多或少含有讽喻的成分。

在这方面王之涣不比张先差,但王之涣的故事更为美满,甚至可以称之为诗坛为数不多的爱情佳话。

在五十三年的生命历程中,王之涣有过两段婚姻。他的第一任妻子在史书中留下的线索几乎没有,现在所说的李氏是他的第二任妻子。唐玄宗开元十年公元722年,王之涣到冀州衡水任主薄。此时王之涣已经35岁,且带着一个孩子。35岁,带一个孩子,低级公务员,像他这样的条件,就算拿到当今社会也是非常一般的。但是他恰恰却被冀州衡水县令李涤的三女儿看上了。李小姐当时年方18,正值青春妙龄,深为王之涣的才华折服,非君不嫁。李涤也是风雅之人,不仅赞同更是亲自做媒牵桥搭线促成好事,还为他们主持了婚礼。

阅读全文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夜灯网:https://www.yeiden.com/tour/5570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