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时尚

【上观直击香港】记者节那天,我走进“风暴中心”香港科技大学,看到了这些景象

“周梓乐伤重不治离世。”11月8日上午,我的手机收到了这条推送。

“要有大麻烦了。”直觉告诉我。11月4日临晨,这位22岁的香港科技大学(港科大)学生在将军澳尚德村停车场坠落受重伤,后送医急救但情况危殆。因为当时警方和示威者就在这附近激烈对峙,谁该为此负责成了一件短时间内很难说清的事。当然,对于某些人来说,这成了继续挑动社会对立的良机。

处在“风暴中心”的港科大,6日就出现了在校长出席的公开论坛上“私了(私刑)”内地学生的情况。8日当天正是港科大毕业典礼,周同学之死点燃了校园情绪。于是,网上不断出现为保人身安全,内地学生“逃离”港科大的消息,“香港是中国的领土,但只有进入了深圳海关后,我们才会有安全感。”

红圈者为遭“私了”的内地学生。

当天正好是记者节,看着同事们热火朝天地奋战在进博会第一线,我决定去港科大看看。这不是一个好主意,一个听不懂、说不来粤语的上海人,单独走进情绪已经失控的校园,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为了表明自己手无寸铁没有恶意,头盔、护目镜、防毒面罩我都没带,只带了本记者证以防万一。

从港岛铜锣湾到位于九龙的港科大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地铁港岛线转将军澳线坑口站下,然后再坐上小巴车,花了一个多小时兜兜转转来到牛尾海边上的港科大。一路上我都在用手机看直播。蒙面黑衣人先去校长寓所“请愿”未果,就在屋外用黑漆密密麻麻地喷满了侮辱性的文字,之后校内的中国银行营业厅、美心集团经营的校园食堂,也惨遭他们的“装修”。

比起内地大学,港科大真是非常迷你,只有一幢大的连体综合楼。从学校南门进入,顺着毕业典礼指示牌,5分钟就到了这里,倒也蛮符合黑衣学生宣称的“典礼变葬礼”。

郑裕彤楼、罗桂祥楼、吴家玮学术厅、李兆基图书馆……越往大楼里走,黑字、标语、张贴画就越密集,气氛也越发压抑。香港赛马会大堂是学校的集会地,也是本次毕业典礼的举办地。边上,巨大的典礼横幅已被翻了过去,白色背面写着硕大的“周同学安息”等字样。下午的主席台更没半点典礼的样子,背景板上贴着各种黑白色的激进标语,台边放着白色菊花。不知道是心情过于沉重还是其他的原因,他们竟然把“周”字也写错了。

可能之前黑衣学生已经靠打砸发泄了情绪,下午我到的时候现场已不再有阵阵刺耳的口号声,反而出奇地安静。带着口罩的黑衣学生一群一群地席地而坐,默默地折着千纸鹤。边上不时飘来刺鼻的化学胶剂味道,那是他们在柱子上贴纸质标语。其他穿着毕业服的学生,或牵着爱侣的手,或与家人一起,默默地从黑衣学生身边走过,来到人少的地方,悄悄露出笑容,合影留念。而在大堂多个角落,保安人员三三两两地叉着手站着,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。本港媒体记者则坐在椅子上悠闲地玩手机,或许对他们来说,这些安静的画面实在不够刺激,大概不能拍回去交差。

走出赛马会大堂,来到学校广场。港科大标志性的红色日晷也未能幸免,身上贴满了各种标语。不远处的中国银行营业厅大门紧闭,玻璃门上涂满了各种辱华词语,据说之前黑衣学生还将橡胶水管塞入门缝中,想搞个“水漫中行”,可惜被人阻止未遂。让我有点疑惑的是,广场边的星巴克咖啡店也被搞得一片狼藉,桌子躺在地上、玻璃渣子满地。“它有中资背景?它得罪了黑衣人?它遭了池鱼之殃?”我心里直犯嘀咕,但也不敢找人去问。按照习惯,走进大学总要买个校徽当作留念,但无论是边上的纪念品店还是校园书店,都很识相地关上灯、闭上门,空无一人。

阅读全文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夜灯网:https://www.yeiden.com/fashion/14879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