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娱乐

电竞人才缺口2020年将达50万 但社会对电竞的认识仍有偏差

2014年,有着电竞奥运会之称的WCG宣布停办,对于中国众多早期的电竞爱好者来说都是一个遗憾。那时,电竞不像如今这般多的受众,而沉迷游戏、电子鸦片更是社会舆论对游戏的占比最高的解读,但随着技术的发展,资本的推进,更多好竞技游戏的输出,如今的电竞环境已经大为改观。

本周,央视二台财经频道称,有数据显示,2018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为84.8亿元,到2020年,电竞全产业链产值预计将达到211亿元。据不完全统计,电竞行业的目前从业者为5万人,岗位空缺达26万人,到2020年,人才缺口将扩大至50万人。

电竞的高热度推动了行业的发展,也带来了人才的需求。在过去的一年里,电竞相关时间一次又一次引爆微博热点,甚至有成为全民热议话题的趋势。但对于社会大众而言,对于电竞产业的认识依然片面。

尽管“电竞≠打游戏”但社会依然警惕

2018年,英雄联盟、王者荣耀、皇室战争等三款游戏作为表演赛项目登上亚运会舞台,在英雄联盟项目夺冠后媒体纷纷报道。11月,iG在全球总决赛上击败欧洲队伍FNC,捧起了LPL第一个召唤师杯之后,央视新闻、共青团等发文祝贺。年底,在人民日报以及微博官方评选的2018年度瞬间中,iG、RNG一同上榜。

2016年9月6日,教育部公布了“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”专业。迄今为止,已有51所高职院校申报了电竞专业,并有大量本科、高职、中职院校申报了电竞专业、方向或课程,约有近万名学生在读。

然而,电竞专业学科建设在探索过程中也存在着许多问题,一些学校与教育机构认为电竞教育就是培养职业选手,在教学中过于重视“打游戏”,或者在课程设置上没有针对性,从而囊括了几乎所有产业岗位的知识内容等等方面问题。

据教育部体育教学指导委员贾书申表示,从事电竞行业的人应当具备一些专业化的职业技能,例如电竞管理、赛事运行、战术的运用、电竞比赛的录制、电竞的导播、电竞的主播等,并不是游戏打得好就能来做这行。

此外,社会舆论对于电竞和游戏的区分仍不明显,很多媒体对此依然持“警惕”态度。今年2月,《中国青年报》冰点周刊就刊登了名为“青少年网瘾问题加剧 电竞应避免成游戏‘漂白’手段”的报道,称“电竞被正名背后是日益加剧的青少年网瘾问题”,并批评目前电竞类新闻的报道“相比起早些年媒体在报道电子竞技时较严的把控,如今的报道更多了一些炒作意味,而少了一些审慎态度”,并直言称电竞体育化并不可取,电子竞技所在的游戏行业是商业驱动的,而体育运动是以价值观为基础的,二者赖以存在的基础有着巨大差别,断言“电子竞技与体育竞技很难殊途同归”。

电竞产业发展迅速 社会群众了解不多

2019年3月,高职高专和职业教育院校招生季到来。有媒体发现,今年电竞专业的报名尤为火爆。在北京一所职业学校的报名咨询处,仅仅一上午,就有10多个学生家长前来咨询电竞专业的相关情况。

据北京新华电脑学校教务主任曹永军说,电竞专业从2017年秋季开始招生,当时只招了22人,2018年全年,已经突破230了人。 2019年开学不足20天,报名就读人数已经过50多名。

不过,报名火爆的背后,却是家长和学生对专业的知之甚少。很多学生家长对电竞产业、电竞职业知之甚少,甚至有所担忧,认为送孩子进入此专业就是送孩子来“打游戏”。而报名此专业的学生中,也有很多对电竞职业的认识有误区,不少人把职业选手定为了自己学习的目标。

电竞人才缺口达50万 更缺的是“配角”

从2018年的数据来看,全年中国电竞比赛的数量已经超过了一百多场,中国电竞市场规模为84.8亿元,整个行业对电竞人才存在着迫切渴望。但在业内人士看来,相比万众瞩目的电竞职业选手,目前产业更需要的电竞赛事中的“配角儿”。拥有电竞管理、赛事运行、战术的运用、电竞比赛的录制、电竞的导播、电竞的主播等一系列职业技能的人才依旧空缺较大。

电竞人才缺口落脚点,将具体落实到电竞比赛的内容生产环节和内容输出环节。其中,内容生产环节主要包括: 电竞俱乐部、电竞赛事运营方、节目制作方、选手、主播等;内容输出环节主要包括网络和电视直播、转播平台等。这些岗位对于从业者的要求固然有熟悉游戏本身的需求,但更要求从业者具备相关的技能,比如后期剪辑人员考验的是从业者的剪辑水平,主持解说考验的是播音、主持相关的能力,而目前的电竞培养机制对此还并不完善。如何选择适合的专业,从而在毕业后加入越来越火的电竞行业,需要家长和学生在深入了解电竞行业后再进行判断。

阅读全文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夜灯网:https://www.yeiden.com/ent/7011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