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娱乐

扶贫干部的苦,几人能懂?我干你看,我帮你怨;不满足诉求就结仇和辱骂...

►“如果不好好帮扶,不被理解也就罢了,明明在努力干,在认真帮,还要被误解,甚至被辱骂殴打……”随着脱贫攻坚战役进入闯关夺隘的关键阶段,一些地方的干群关系也发生着值得预警的微妙变化。

奋战在脱贫一线的部分干部觉得十分委屈,不知如何与贫困户合作共事、和谐相处,面对他们怀疑、漠视和敌视的种种目光。

基层呼吁,不能让扶贫干部们流汗又流泪。

怀疑心理:对脱贫新项目不接受、不看好,对扶贫干部不信任

西南某贫困村原来以苗木产业为主,今年开始在当地农牧部门支持下尝试养殖螃蟹,但部分群众对螃蟹养殖产业并不认可。一名参与养殖的贫困户说,自己从年初就负责这一批螃蟹的养殖,结果有些螃蟹跑了,有些螃蟹死了,到现在都还没分红。“大家都没有养过,这些产业怎么可能成功?”

当地村干部则称,螃蟹是当地试点的一个产业,因为是新鲜产业,所以在养殖、管理经验上还有些不足。群众也要积极学习相关技术,而不只是坐等技术人员上门。

类似对脱贫新产业的质疑在不少地方存在,某些扶贫干部甚至面临信任危机。东北某贫困山村,驻村“第一书记”看到村里有发展乡村旅游的条件,决定带领广大村民发展乡村旅游,结果几乎所有村民不同意,在村里大会上明确反对。这些村民不相信,“第一书记”的扶贫办法能改变村里的生活,更不愿意尝试改变。

产业扶贫的不少失败案例,极易让贫困户不信任扶贫干部。“修了2个蔬菜大棚,但气温不太适合,种出来的南瓜、辣椒品质达不到市场要求。”贵州一名村党总支书记告诉半月谈记者,由于受地理条件限制,该村产业发展起步艰难,投了钱没起到效果,扶贫干部的公信力也打了折扣。

看客心理:内生动力难激活,等着干部送脱贫

在西部某贫困乡,扶贫干部们发动有劳动能力的群众外出务工,指导群众种植烤烟、养牛。但在这过程中,他们曾排查出97名群众自身发展动力明显不足。

当地一位扶贫干部直言,有些群众就是不想劳动,白天晒太阳,晚上烤火,很难参与到扶贫项目中去。

该扶贫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,当地一名贫困户在政府的帮助下住上砖混房屋,但自己从不打工,没有菜就捡街上卖剩的,没有米就向政府部门要米。一次干部家访,发现他在家藏了20多袋大米。

东北一位当了多年县扶贫办主任的干部说,多年前,很多地区的扶贫模式,基本就是以送米面油为主,很多贫困户习惯了这点,所以会觉得扶贫就是给东西,给钱,不用自己参与进来去发展产业和项目。

“一些贫困户觉得,现在上面扶贫抓得紧,基层扶贫干部干不好没法交差,所以自己不干,扶贫干部也会帮着干。”中部某省一位扶贫干部说,这些人觉得扶贫干部不是真心扶贫,而是做给上面看,所以不愿意积极配合脱贫。

敌视心理:不满足诉求,就结仇、就辱骂

在武陵山区某县,近期当地公安部门通报了多起扶贫领域违法犯罪案例。其中,贫困户因相关诉求得不到解决,辱骂殴打扶贫干部的不在少数。

某村一名精准扶贫对象因不满从扶贫户行列中退出,酒后在该村扶贫工作交流微信群里,以语音形式肆意辱骂该村扶贫干部,影响恶劣。

“说起帮扶,简直泪水包不住。”贵州省某市一名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,本来扶贫任务就很繁琐,今年还遇到几起当地扶贫干部被打的事儿,让人寒心。其中一位女同事在扶贫工作现场,因与贫困户言语起了冲突,结果被扇了一耳光。

在西部某县,当地扶贫干部到一位村民家中张贴“四卡合一”扶贫标识牌,该村民因此前不合理诉求没得到满足,辱骂并欲用洋铲殴打扶贫干部。

既有贫困户自身原因,也有扶贫工作的形式主义问题

阅读全文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夜灯网:https://www.yeiden.com/ent/2189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