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园集团被疑年报数据造假 上交所连发23问刨根问底

时间倒回至2018年年中,彼时的资本市场明星长园集团恐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,不久后其将因子公司造假,成为监管层的“眼中钉”。2019年公司业绩遭受重挫,而“造假门”仍在发酵中

《投资者网》 谢莹洁

随着监管层第三封问询函发下,长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600525.SH,下称“长园集团”)想尽快消除“造假门”负面影响的盘算,顿时化为泡影。4月26日,公司发布的年报显示,2018年公司归母净利润、扣非净利润幅度分别为同比上升250.24%、同比下滑286.77%,随后审核年报的会计事务所对其出具了保留意见的报告,原因主要是子公司造假尚未有最终结论等。

这份报告发布后不久,上交所也坐不住了,针对造假事件及年报数据异常,于今年5月13日下发问询函,要求长园集团回答的问题多达23项,包括存货账实不符、成本核算不准确、子公司商誉减值准备不当等。

最近,《投资者网》就年报数据中存在的财务风险等问题,向长园集团发去调研函,得到公司的一些答复。

长园集团被疑年报数据造假 上交所连发23问刨根问底

“造假门”缘何持续发酵

公开资料显示,长园集团曾是李嘉诚在内地控股的唯一一家A股上市公司,2014年李嘉诚萌生退出之意以后,曾一度成为各路资本争夺的焦点。直到2018年6月,格力集团宣布终止收购长园集团,股权争夺战才告一段落。

但没过过久,长园集团却以另一种形象再次成为资本市场的“明星”。2018年9月,公司发布半年报之后,上交所向其发去问询函,认为长园集团子公司长园和鹰经营存在异常情况,要求其进行核查。

但出人意料的是,长园集团迟迟不予回复,直到一个月后上交所发去第二封问询函,公司才做出回应。2018年12月,公司承认长园和鹰存在重大虚假销售等问题,此后长园和鹰原董事长尹智勇因挪用资金、职务侵占被刑事立案。

2019年4月26日,造假事件终于有了初步结果。 长园集团发布公告称,长园和鹰2016年、2017年虚增利润0.85亿元、2.63亿元,并公布了长园和鹰的财务数据。公司同期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,报告期内实现营收71.37亿元,同比增长0.09%,净利润1.11亿元,而其扣非净利润则为亏损11.9亿元。

对于净利润变动的原因,长园集团近期回复《投资者网》表示,本年出售长园电子股权形成了巨额投资收益,而扣非净利润大幅下降,主要是电动汽车材料板块、智能工厂装备板块毛利率下降,以及人工费用和财务费用上升所致。

不过对于这份年报,上会会计师事务所(以下简称“上会”)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。上会指出,长园和鹰原董事长立案调查事项尚未有最终结论;长园和鹰存货、成本认定存疑;长园集团商誉减值准备计提的充分、适当性存疑,且公司自查结果与公安机关立案调查结论之间的差异存在不确定性。

上交所刨根问底再发问询函

针对这份保留意见报告,长园集团公开表示将积极整改,追究相关负责人。但上交所对此显然不甚满意,并于5月13日再次下发问询函,对于存货账实不符、成本核算不准确、子公司商誉减值准备不当等23项问题一一刨根究底,还多次提及“是否与避免连续两年亏损有关,是否涉嫌合谋利益输送”。

《投资者网》仔细查阅问询函发现,上交所此次关注重点依然在于长园和鹰造假事件,认为公司涉嫌合谋利益输送,并要求公司回答,涉嫌业绩造假的起始时点,收益法评估的依据及高估值的合理性,公司董监高主要决策者勤勉尽责的依据,是否侵害了中小股东利益?

此外,上交所对公司2018年年报数据真实性持疑,针对长园集团及长园和鹰应收账款异常,要求公司回答,2017年、2018年对该其他应收款均未计提的原因和合理性,2018年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1.11亿元,是否为了避免连续两年亏损而未对该应收业绩补偿款计提坏账准备。

长园集团被疑年报数据造假 上交所连发23问刨根问底

上交所问询函还指出,公司商誉2016年、2017年已累计计提减值准备14.12亿元,商誉净额尚余1.95亿元,在目前资不抵债、业绩造假的情况下,2018年未进一步计提减值的原因及合理性,综合考虑问询函涉及的各类情况,是否可能造成公司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连续亏损。

在存货方面,年报披露存货期末余额14.2亿元,锂电池隔膜产量比上年增加257.72%,销售同比增加125.4%,库存增加446.93%,上交所要求公司回答该产品销量大幅高于产量的原因,是否出现滞销,结合行业状况,说明在库存量大幅增加的情况下,是否计提了足额、充分的存货跌价准备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eiden.com/1365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