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0农民工一起“造假”,这样的中国制造我不忍心骂!

8000农民工一起“造假”,这样的中国制造我不忍心骂

8000农民工一起“造假”,这样的中国制造我不忍心骂!

人生应该活成什么样子?人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活着?

有个普通的群体给出了他们的答案。

在中国,有2.8亿农民工,这个数字比想象中更加庞大,占了总人口的近五分之一。

提到他们,首先想到的是在建筑工地上挥洒汗水、在工厂流水线上挣扎的苦力工作者。然而在你不知道的一个角落——

中国南部的一个小村庄里,还有这样一群以画笔为营生的农民工,他们养活了这个世界最大的油画复制工厂。

他们生产了超过一百亿幅“世界名作”。鼎盛之时,中国生产了欧美市场70%的油画,其中的80%来自大芬村的这群农民工之手。

临摹一幅梵高的画作,画家可能需要几天的时间,然而这些未接受过系统培训的农民工,只需要几个小时。

8000农民工一起“造假”,这样的中国制造我不忍心骂!

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怎么也想不到,那些挂在高档酒店大厅里的名画,荷兰梵高博物馆周边的纪念品商店里陈列的仿作,可能都出自一群中国的农民工之手。

作品是山寨的,他们自己也渐渐成了大师的“山寨品”——

这群人被称为“中国梵高”,却也饱受非议。

纪录片《中国梵高》,记录了他们在理想与现实中对生活的探索与追寻,震撼人心。

1

为了活着

靠创作“冒牌货”为生

1989年,香港商人黄江带着二十几名画工来到了占地近0.4平方公里的大芬村,开始了仿制名画的生意,招揽了许多佣金便宜的农民工。

这个毫不起眼的客家村落慢慢发展壮大,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油画工厂。

8000农民工一起“造假”,这样的中国制造我不忍心骂!

8000多名农民工拿起画笔,摇身一变,画出十几万幅“世界名画”。

巅峰时期,中国油画的80%来自于这里。

在大芬村,没有梦想,只有为了生存不停重复的画笔。

画工们画画、吃饭、睡觉,都在拥挤狭窄的画室里,画室就是他们的家。

8000农民工一起“造假”,这样的中国制造我不忍心骂!

一些画室已经形成了完整的流水线,就像工厂一样,每个人都有明确的分工,各自负责一个局部,可能是画一棵树,也可能是一只眼睛。

8000农民工一起“造假”,这样的中国制造我不忍心骂!

盛夏的画室闷热难耐,没有空调,画工们赤膊上阵,通常一画就到凌晨两点。

8000农民工一起“造假”,这样的中国制造我不忍心骂!

画工来来去去,更迭很快,而赵小勇作为最早一代的画工,在大芬村生根发芽。

1996年年底,原本在陶瓷厂打工的赵小勇来到了大芬村。

从未听说过“油画”的他,开始“作画”,他们的“作画”其实就是临摹复制,画画成为了他们谋生的一项技能。

8000农民工一起“造假”,这样的中国制造我不忍心骂!

因为梵高的画最好卖,所以赵小勇一直专攻梵高。

一画就是二十几年,他也成了大芬村里的名人。

即使一开始他根本不知道梵高是谁。

生意慢慢变好,家人也陆续加入他的画室,第一个学生,就是他的妻子。

他们分工明确,他的妻子专画《星空》和《向日葵》,弟弟专供《咖啡馆》,小舅子则负责《自画像》。

他和家人已经画了十万多张梵高的仿制画,整个画室宛若梵高作品展。

8000农民工一起“造假”,这样的中国制造我不忍心骂!

梵高的所有作品,赵小勇都很擅长,直到现在,他画梵高的作品不需要画草图,直接落笔,就几乎和原画一模一样。

8000农民工一起“造假”,这样的中国制造我不忍心骂!

对于赵小勇们来说,在大芬村画画赚的钱更多,没有工厂的剥削压榨,他们的初衷是养活自己,养活家人,至于艺术的追求,根本不存在于他们的字典里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yeiden.com/toutiao/2018/1009/878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