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都有生命危险,请乔先生决定,是救你老婆,还是救前妻和胎儿

两个都有生命危险,请乔先生决定,是救你老婆,还是救前妻和胎儿

又过两个月,迟念收到了喜帖,是谢思琪亲自送来的。

迟念精心打扮一番,挺着大肚子去参加婚礼,她一定要亲眼看到这两个举办的婚礼,看他们到底有多么幸福。

她刚到婚礼现场,就见一身洁白西服,英俊潇洒的新郎,勾起唇角朝着她走来。

这是她们离婚后,两个月来,第一次见面。

可不知为何,迟念在怎样故装镇定,心还是像被刺的千疮百孔,痛的难受。

她扯出一抹笑容,打了招呼,“乔楚天……”

迟念心慌的想逃,却被他狠狠钳住手腕。

熟悉的感觉,让迟念的心彻底崩塌了。

她爱他到骨子里,怎么可能会轻易的忘掉。

“乔楚天,你松手!”

乔楚天勾唇冷笑,甩开她的手,像看都陌生人一样转身离开,留给迟念的只有一抹远去的背影。

“她是新娘的妹妹,勾引姐夫,不要脸!”

“是前妻吧?前妻来做什么?闹婚礼啊?”

“还挺着大肚子,听说因为怀的不是乔先生的孩子,乔先生才会跟她离婚,真恶心!”

迟念往婚礼现场每走一步,就被人指指点点,嫌弃,厌恶,辱骂,当然也有几个同情的人,也只能看着她,无声无息的目送她走进婚礼现场。

她不在乎别人说什么,离婚后,她已经变得麻木了。

“迟念,你怎么来了,是想闹事吗?”

王薇看到迟念,不高兴的将迟念拉到一角,厌恶的瞪她好几眼。

迟念向她保证,“妈,你放心,我不是来闹婚礼,我是来送他们祝福的。”

“妈,你别担心,我和小念已经和好如初了。”

谢思琪穿着婚纱,是今天的新娘,而今天的新郎,应该是她的前夫了。

可为什么提到乔楚天,迟念还会心疼,她以为她好了,可心还在流血。

她平静的看着谢思琪,缓缓一笑,“祝你新婚快乐!”

“谢谢小念!对了,楚天之前还想见你,来……跟我去见他。”

迟念想说已经见到他了,可刚才只是匆匆一面。

乔楚天他一定想不到,她来是想告别,他们从此陌路,永不相见。

迟念被谢思琪拉着上了楼,见谢思琪进了一间房,她想着谢思琪不敢在婚礼上动手脚,就跟进去。

迟念就在房间里找着,没看到乔楚天。

“谢思琪,乔楚天呢?”

“他刚才还说会在这里等我呢?可能是去换衣服了,我去找他,让他过来。来……喝杯热茶,暖暖身子。”

两个都有生命危险,请乔先生决定,是救你老婆,还是救前妻和胎儿

谢思琪给迟念递过茶,迟念端着没敢喝,谢思琪就给她倒了一杯,先喝了一口。

“小念,我们是一家人,应该亲密一些。”

迟念这才敢端起茶,喝了几口,她放下茶杯,清冷一笑,“我们永远不会成为一家人,因为我和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!”

“瞧你说的,心好狠!”

谢思琪陪着迟念坐一会儿,见迟念忽然捂住肚子,疼的蜷缩一团。

她优雅的站起,耸了耸肩膀,边笑着边往外走。

“谢思琪,你给我喝了什么?”

“堕胎药!”

“谢思琪……我把乔楚天让给你了,你竟然……还不肯放过我和孩子,要是我的孩子没了,我诅咒你……不得好死!”

谢思琪停下脚步,转身朝她阴冷一笑,“可你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,你的孩子马上就会没了!”

迟念恨不得冲过去,将她生吞活剥,可她终是没力气摔倒在地,地上很快蔓延出一团血迹。

咣!

谢思琪将门关上,拍手笑着,终于出了这口恶气。

婚礼马上就要进行,王薇将谢思琪拉到一边。

“迟念呢?”

“被我关在楼上,她的孩子被我解决掉了,眼不见,心不烦!”

王薇皱着脸,无奈叹气,“你啊你,不是让你别动她的孩子,你怎么就不听!”

谢思琪感觉背后凉飕飕的,转身一看,乔楚天就站在她们母女身后。

“迟念在楼上?你对她做了什么?”

“没有,楚天,迟念不舒服在楼上休息呢,楚天……”

乔楚天推开谢思琪,跑到楼上,挨个房间找,当找到迟念时,见到她躺在地上,昏迷不醒。

“迟念,你醒醒,你不能死,迟念!”

他脑袋一片空白,疯了一样往外跑。

“楚天……我们还没结婚呢!楚天……”

新娘谢思琪被乔楚天丢下,不甘的追过去。

而乔楚天满面慌张的往外跑,他的心也像空了一样,紧张的要死。

迟念不能死,她决不能死!

“楚天,楚天你别走……别丢下我!”

谢思琪发疯一样追着乔楚天,就在乔楚天将迟念放进车里,身后忽然传来碰撞声,还有谢思琪的惨叫声。

“思琪!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yeiden.com/toutiao/2018/0712/6155.html